第五章 计议

+A -A

  在获悉城中粮草将尽之后,蒙珞遂决定采取困而不攻的策略,又多方派出探子混入城里游说策反,散布谣言,期待着城中叛军的不战自溃。

   这招数确实是凑效的,如果没有秦烽的出现,赵元谨的覆亡将成定局。

   秦烽沉吟道:“这个蒙珞很难缠吗?”

   赵元谨和孙向青同时点头,何止是难缠?蒙珞算是如今朝廷中少数几个精通兵事、能打硬仗的将才之一了。如果不是对上他,赵元谨也不会被搞得如此狼狈。

   秦烽心里叹了口气,如果自己能够早些天穿越过来,那时的赵元谨还有回旋腾挪的余地,或许形势就会完全不同。可是面对如今这种围城死局,可行的应对之策实在难想。

   孤城不可久守,久守必失。稍有些军事常识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。城外的蒙珞既然是头脑正常的名将,那就不可能犯低级错误,更不可能自行退兵。

   如果他现在就改变主意,下令不计伤亡全力攻城的话,或许最多一两天的功夫就可以拿下这座孤城了。

   “不知军中可有武艺高强的死士?”秦烽问道。

   赵元谨答道:“有几位,先生难道是想让他们去行刺吗?这恐怕不可行,蒙珞防备很是严密,我们的人根本没法接近朝廷大军的营地。”

   秦烽怔了一下,发现自己还是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。所谓的武林高手看似厉害,在千军万马中能够起到的作用其实相当有限。再厉害的高手都只是血肉之躯,被数以百计的硬弓劲弩密集攒射,照样得跪。除非是那种传说中天地伟力归于己身的修真者,才可以无视世俗中的军队围攻。

   “既然是这样,我需要你再设法坚守几天,等我回去准备合适的手段。”秦烽考虑片刻后道。

   苏牧与赵元谨对视一眼,说道:“只要有先生帮忙继续提供粮草,坚守几天当然没问题。不过城中的情形,朝廷的细作暗探迟早会把消息传出去。如果蒙珞突然发兵猛攻,恐怕……”

   “最多两天时间,我必定会回来。”秦烽承诺道。

   赵元谨松了口气:“两天时间我们还是等得起,那就有劳先生了。”

   他拍了拍手,两个魁梧的侍卫抬着一只黄铜包角的金丝楠木箱子走进来,放在秦烽的面前,行礼后退了出去。

   苏牧过来开启箱盖,顿时一片耀眼的金光涌出。里面全是一根根尺许长短、约三公分粗的金条,满满地装了一箱。

   “这些黄金是约定的酬劳,还请先生收下。”

   苏牧说道:“只是军中所余黄金已经不多,以后的交易不如就用白银如何?都是朝廷的官铸纹银,成色有保证,按照一比十的兑换比例,先生也不会吃亏。”

   如今的天下,民间流通的货币还是以白银和铜钱居多,因此赵元谨的府库中也是以银子为主。黄金虽然有一些,储存数量却远不如白银。

   秦烽笑道:“我手中不缺白银,所以用不上这个,城中总有大户或是钱庄之类,可以找他们去兑换黄金吧?”

   “好吧,就如先生所愿。”赵元谨点头道。

   自家的府库中还有二十多万两白银,兑换成黄金也不少了,应该可以撑过这段艰难时期。只要将来能够东山再起,敛聚钱财并不难。

   秦烽看了看他,心里忽地一动,说道:“这样吧,我有个更好的提议。以后我可以用白银和节度使大人兑换黄金,比例么……就一比十五吧!您觉得如何?”

   赵元谨脸色猛地一变,旋即浮现出显而易见的喜色,忙不迭地答应下来。秦烽此举就是变相给他送好处了。毕竟外面的金银兑换行情是一比十,他只要足额兑付给秦烽相应数目的黄金之后,多出的部分就完全是属于他自己的收益了。

   兑换的黄金数量越多,他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,意味着将来有了更多的财力招兵买马、扩充实力。

   “不过,我希望能够获得节度使的文书保证,以后在大人的地盘上有自由经商的权利,可以组建护卫队伍,并且在税收方面给予足够的优惠照顾,如何?”秦烽继续说道。

   本着长远合作,互利共赢的原则,他没有狮子大张口,虽然赵元谨如今有求于自己的地方更多。

   赵元谨略一思索,便痛快地答应下来:“此事赵某允了,这就与先生立下誓约。”

   说实际,现在就商议这事有些为时过早了。正常情况下至少得等到赵元谨拥有足够大的地盘、自立称王以后,讨论这个才有意义。当然现在提前定下来也没什么。

   等到诸事已毕,赵元谨不经意地问了句:“那个侍女还不错吧?”

   “嗯,还好。”秦烽随口答道。

   孙向青笑道:“先生满意就好,这可是主公特意为你物色的。她是出身城中大户人家的小姐,有才学、懂礼数,模样生得也好,而且还是完璧之身。以后就让她来服侍先生的起居吧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秦烽颇感无语,这赵元谨为了取悦讨好他,还真是花了些心思。毕竟这等有身份的千金小姐,可不是那些寻常奴婢丫鬟之流、花些银子就能随意买来的。为了说服她身后的家族同意,想必这位节度使大人也给出了相当的利益。

   又谈了一阵,秦烽便匆匆告辞。

   光暗交替之间,眼前的景象重新变成了仓库内部,正午的阳光自天窗口透射进来。

   “……这事情不太好办呢。”

   想起郡城外虎视眈眈的数万朝廷大军,秦烽蹙眉思忖着。其实最简单容易的解决办法,就是设法击杀那位名叫蒙珞的统兵主将。只要他一死,这围城危机多半就不复存在了。

   如果自己手中能够有一支枪的话,瞅准机会给那家伙来上一梭子,问题就解决了。

   可华国是明令禁枪的国家,境内法度森严,监管严密。自己一个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,去哪搞这种杀器?

   盘算了好一阵,秦烽拿定主意,出门开车回了市区。

   回到出租屋里换过衣服,他点开手机里的通讯录,选定了一个号码拨通。

   几秒钟后,一个熟悉的爽朗声音自手机里传来:“烽子,这两天去哪里浪了?”

   “浩子,今天有空吗?我请你吃午饭。”

   秦烽笑着说道,这是他宿舍中的室友余浩,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几个铁杆知己之一。

   “吃饭?那要不要叫上崎哥他们一起?”余浩问道。

   “不了,我是有点私密事情,想和你单独谈谈。”秦烽说道。

   “那好吧。”余浩迟疑了一瞬,答应下来。

   秦烽舒了口气,打开地图搜索一下,选了附近一家档次还算不错的饭店,将地址发给余浩,然后出门下楼。

   这个时候正是饭点,店里的客人不少,他在吧台前询问几句,得知恰好还有一处隔间空着,赶紧定了下来。

   坐着没等多长时间,一个身着红色t恤衫、肤色微黑的壮实男生自外面走了进来,脸上带着开朗随和的笑容。

   “烽子,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请客啦?”他过来重重地拍了一下秦烽的肩膀,乐呵呵地问着。

   “先点菜吧,等会咱们慢慢说。”秦烽微微笑道,将菜单递给他。

   清蒸石锅鱼、爆炒腰花、山药炖土鸡、红烧排骨,粉丝蘑菇汤,加上一扎啤酒,兄弟俩边吃边谈。

   临近毕业,学校的课程已经很少,而且基本以实习为主。因此同系的学生们都在忙着四处投简历、面试应聘,期待着能够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,将来能够留在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。

   只是以如今华国的人才市场现状,想要高薪待遇,区区一个本科文凭已经有些拿不出手了。因此很多同学已决定考研,为了自己的前途继续苦读几年。

   “烽子,你打算读研吗?还是出去先找份工作?”

   灌了一口啤酒,余浩问道:“我或许可以帮你找个差事做,只是工资不算高,不知你看不看得上。”

   他是滨海本地人,家里条件还算不错,有些人脉关系,因此才这样说。

   “工作的事情,我已经有考虑了。”

   秦烽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听说你有个表兄是道上混的人物,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下?”

   余浩微怔,神色严肃起来:“你遇上麻烦了?是不是刘允清那混蛋?上次的事情他还不肯罢手吗……”

   “不是的,我想买些东西。”秦烽道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余浩面色微变,定定地看了他好一阵:“烽子,有些生意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能沾手的,你可千万别犯糊涂。真有什么困难,我可以帮你想办法的。”

   “你想到哪里去了?我就是想出国去中东那边碰碰运气,所以想弄件趁手的家伙防身而已。”秦烽无奈地解释道。

   他好说歹说解释了老半天,余浩依旧是那副“信你我就是傻缺”的表情,不过总算是将自己表兄的联系电话给了他。

   秦烽拨通了手机,对方得知他的意图后沉默了一阵,报出一个新号码就挂断了。

  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,再是繁华喧闹的大都市,也总有些阴暗的角落存在。只要有关系有门路,想买些违禁的东西并不难。

   接下来秦烽打了好几个电话,对方都是给他一个新号码然后直接挂掉,一个字都不肯多说。最后终于有一个男女莫辨的阴柔嗓音说了地名和时间,让他带着足够的现金去接头,过时不候。

   “……还真是够小心的。”秦烽有些无奈地想着。

   交易地点远在南方,毗邻百越国的边境线区域。看来对方为了避免扯上麻烦,的确是足够谨慎了。毕竟这东西内地查的太严,也只有国境线附近某些鱼龙混杂的区域才容易操作些。而且如他这种突然找上门来的客户,对方根本不可能有多少信任。

   至于拿到东西之后如何带回,就要靠他自己来想办法了,对方是不会管的。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
星临诸天 第五章 计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