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新使命

+A -A

  城中的军营里。

   火头军们正在做饭,数十口行军大锅支起来,一袋袋大米被割开了口子倒出,以清水淘洗干净后再倒入大锅内,里面的水早已烧得沸腾不止。

   一群兵丁谨慎地将那些装米的空袋子收集起来,然后在几个队正军官的注视下,通通丢进火堆里焚烧干净,一只都不得遗漏。

   那些袋子上有着古怪的文字与图案,别说这些不识字的大头兵,就是以博学多才著称的谋士孙向青、行军主薄苏牧都看不明白。当然节度使大人已经亲口下了严令,所有装粮食的袋子都必须及时焚烧处理掉,相关人等谁也不许议论此事,违者格杀勿论。

   当然了,秦烽并不怎么介意这个,就算有人认得出那些文字又能如何?难道赵元谨就会因为此事与自己翻脸吗?

   自己有星舰,随时可以抽身走人,想控制自己是痴人说梦,大不了一拍两散,自己另外找个合作者,或是自立门户都可以。

   一种流言在城中悄悄传开:节度使大人是天命所归之人,因此得到了一位神秘仙长的襄助,以异术送来了不计其数的粮食,再也无惧朝廷军队的围攻云云。

   明眼人未必相信这种刻意散播出来的说辞,不过这个时代的平头百姓大都没什么文化,忽悠哄骗的难度还是很低的。加上一笼笼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、白米饭源源不断地送到城墙上,供守城的将士饱餐。由此带来的直接效果就是原本浮动不安的人心稳定了不少。

   而且赵元谨还下令在城里设立多处粥棚,当街施粥赈济那些家里已经无米下锅的平头百姓们,以免城中大量出现饿殍难民,动摇军心民望。

   “……大哥,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啊。”

   街边的人群里,两个布衣打扮、容貌普通的男子疑惑地盯着不远处的粥棚,众多百姓捧着碗盆、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领粥,旁边还有带刀的公差衙役维持秩序。

   “不是说军中粮草告罄,最多只可维持三五天了吗?怎么还有余粮供给这些平民?我可不相信那个赵元谨会真的爱民如子到这地步。”一个体型高瘦的男子冷冷地道。

   “难道是消息有误?赵元谨手中的粮食还很宽裕?”另一个五短身材的男子揣测道。

   “绝无可能,城中粮草紧缺,这是经过多方确证过的消息,不可能有假!”高瘦男子断然否定道。

   朝廷的细作探子不是吃干饭的,一路兵败至此的赵元谨还有些什么手段,他们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。何况随着局势日渐危急,这位节度使大人的手下已经有不少人心生异志,与朝廷平叛大军暗通款曲,提供了不少重要消息,这粮草的存量自然是瞒不住的。

   “那……另一种可能就是赵元谨运气好,在城中找到了隐藏的粮仓。”五短身材的男子道。

   “这是唯一比较合理的推测结果了,就是不知道这粮仓的规模有多大。”高瘦男子点点头道。

   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,逆贼赵元谨眼看着已经山穷水尽,破城就在旦夕之间。却不曾想忽然缓过一口气来,这岂不是意味着朝廷的平叛大计又将生出变数?

   周边数州的局势都不容乐观,若是镇远将军蒙珞的大军一直被拖在这里不得脱身,另外那几路贼军流寇就会趁机坐大,到处劫掠破坏,对朝廷可是大大不利。

   “罢了,这郡城看样子还能多撑上几日,我们先将这消息传回城外大营吧,然后再去打探那粮仓的事情。”高瘦男子又道。

   “嗯,也只有如此了。”

   ……

   此刻的秦烽,正在蒙头大睡。

   昨天与赵元谨的几位心腹见过面之后,他便被客客气气地请到了一处库房里,然后开始将粮食源源不断地搬运过来。

   由于神秘战舰中的次元空间有限,因此他一次搬运过来的粮食也不多,前后往返了数十次才全部整完。

   这时候他才明白,频繁使用穿越能力对身体的负担不小。等到最后一批粮食运完时,已是累得头昏眼花,筋疲力尽,对赵元谨匆匆交代几句便返回自己的世界,倒头睡去。

   等他再度睁开眼睛、穿梭回来时,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幽静雅致的房间里,华幔低垂,满眼锦绣,淡淡的熏香气息弥漫在室内。

   秦烽没有急着出门,重新闭上眼睛,心神沉入了体内那艘神秘战舰中,发现舰体内的次元空间居然扩大不少,容积增加了两成左右。一段信息悄无声息地在脑海中浮现:

   “……空间定位完毕,时空法则解析完成,星舰新主已初步适应此界,最高权限激活……”

   旋即,他就感觉自己的意识进入了战舰内部。

   那是一处空旷的殿堂,柔和的蔚蓝色光华充斥了每一寸空间。在殿堂的中央,矗立着一根修长的青色棱形晶柱,半透明的柱体表面布满神秘瑰丽的花纹符号,淡淡的紫色霞光氤氲缭绕,透着神秘威严、苍茫深邃的气息,恍如一尊沉睡的神灵。

   感应到晶柱似有若无的吸引,秦烽犹豫了一下,让自己的意识小心地靠了上去。

   下一瞬,他发现自己已身处晶柱内部,被某种水波一样的神秘能量包容着,仿佛浸泡在温泉中,浑身暖融融的说不出地舒适。

   秦烽有种错觉,自己的意识在这种神秘能量的滋润下有所增强,而且并未感觉到危险,想来应该不是坏事。

   随后,纷繁复杂的信息如潮水般涌来,关于星舰的本体构造、诸多功能特性说明,可惜绝大部分他现在都无法理解,只是被动接收记忆而已。

   “……提示:频繁使用穿梭时空能力,影响或主导目标世界历史进程,有助于加速恢复星舰能量储备,激活更多功能……”

   最后的信息提示,让秦烽有些愕然。他知道这神秘星舰是件来路不明的异宝,自己到现在也没能弄清这宝贝有些什么功用。不过看样子对方似乎具备某种自主意识?而且还可以不定时与自己沟通?

   “影响或主导目标世界历史进程?那么帮助此界原住民打天下、建立新朝算不算?譬如这个赵元谨?”

   只是想到此事,秦烽不由有些犯难,城外可是有着数万朝廷兵马,而且都属于真正的百战精锐,领兵的将领也不是庸才。自己虽然是穿梭时空而来,可是手无缚鸡之力,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有什么办法帮他退敌解围?

   能够为赵元谨弄来粮食救急,已经是秦烽所能做到的极限。可是想解围城之危,光有粮食还不够。

   “要是能够弄过来一批枪械弹药就好了,解决外面的大军不费吹灰之力。”

   他暗暗思忖着,可惜自己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大学生,哪有门路去弄这种高度管制的违禁物品?只能另行考虑对策了。

   当然事情也不是无法可想,这个赵元谨似乎还有几分本事,如果自己能够和他详谈一番,密切合作,未必就解决不了问题。

   拿定了主意,秦烽轻轻咳嗽一声,门口立刻传来了轻缓的脚步声。

   “公子回来了?”

   伴随着清脆悦耳的嗓音,一位明眸皓齿、五官精致秀美的少女走进来,绯色衣裙下窈窕曲线若隐若现,体态娇美。

   按照自己那个世界的美女划分标准,五分以下都属于大众脸,六分便可入眼,七分属于“有几分姿色”的水准,走在外面可以被人称一声“美女”,若是能够好好化妆下、再ps一番,放到网上去或许就可以获得网红的称号了。

   只有达到了八分,才能算是真正的美女,也就是俗称的“校花”级别,属于千里挑一的水准。

   眼前这少女,以秦烽的眼光看起来应该就属于八分的级别了,或许还要稍高一些。尤其是那种温柔似水、婉约宁静的古代大家闺秀气质,是现代世界的女孩身上极其罕见的。

   侍女曲身行礼,清澈的眼眸含笑凝视着他,温言道:“就让奴婢来侍候公子更衣吧。”

   秦烽心里有了数,看来赵元谨还是处理得颇为周全,除了几个最核心的心腹,并不曾对外人提及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   他没有说什么,任由少女过来服侍自己换衣,一双柔若无骨的纤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,动作轻柔细致,举止间透着一丝含蓄的优雅,不一会儿就收拾完毕。

   “你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吧?”他忽地道。

   这位少女微怔,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:“果然瞒不过公子,奴婢是城南张家家主的次女,奉节度使大人之命前来侍奉。公子若不嫌弃,以后就由奴婢来照顾您的一应起居了。”

   秦烽若有所思,这个赵元谨果然有些眼光,已经看出了自己对他的大业可能会有的助力,是以才这般下力气取悦讨好自己。

   片刻之后穿戴完毕,一名侍卫进来禀告道:“大人吩咐过,若是公子醒了,就立刻请去书房叙话。”

   “有劳带路了。”秦烽点点头道。

   节度使的府邸颇大,从后院到前厅的书房区域走了一阵才到。两队披坚执锐、气息精悍的甲士守在书房门外,个个牛高马大、目光森冷、站得笔直宛如标枪。

   见到秦烽过来,那侍卫头领显然是得到过吩咐,并未阻拦,简单地问了句就将他请进门去。至于那个侍女秋韵却是被拦在了外面等候,这等军机重地,她是没有资格随意踏入的。

   房间里。

   赵元谨正坐在书案后面与苏牧谈论着什么,见到秦烽进来,脸上浮现出显而易见的喜色。

   “仙长来了,快请坐下叙话。”他站起身热情地说着。

   秦烽也不推辞,在书案一侧坐下,旁边苏牧亲自奉上茶盏。

   “以后还是别叫我仙长了,被有心人听去,恐怕是不小的麻烦。”他说道。

   “既然如此,我就称呼你为先生吧,”

   赵元谨瞬间便领会了他的意思,从谏如流地道:“如今时局艰难,大军围城,还望先生不吝援手。若能解得困局,在下必定感恩铭记于心,重礼相酬。”

   秦烽心说我哪有办法帮你退兵?本只是想过来赚钱的,却摊上这样的麻烦。若不是为了体内的神秘星舰,我才懒得管你家的破事。

   当然事已至此,不管也不行了。

   想了想,秦烽出言问道:“如今城中还有多少可战之兵?军械物资还有多少,城外的朝廷大军又是什么情况?先给我详细说说吧。”

   “既然如此,就由在下为先生解惑。”孙向青拱手笑道。

   这孙向青是赵元谨的心腹军师,本身也确有才干。思路清晰、口齿伶俐,三言两语就将敌我双方的情势剖析清楚。

   多日厮杀,赵元谨手中的可用之兵已不足六千人。关键时刻或许还可招募一批民壮协助守城,估计也不过五千。

   外面的朝廷大军有五万人,领军大将是镇远将军蒙珞,此人自幼熟读兵书,头脑缜密、行军打仗颇有章法。只因不被上官所喜,因此过去多年一直不得重用。

   如今天下时局动荡,兵祸连绵,朝廷不得已才启用了一些有真才实学的将领来领兵平叛,他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当初退守郡城时,赵元谨手中只有一万余兵马,粮草军械都不甚充足,即便据城而守也坚持不了多久。只是由于邻近的州县形势吃紧,蒙珞的军队没几天就被抽调走了两万救急,因此对上赵元谨时便没了绝对优势。

   经过多日血战,赵元谨固然是损失颇大,朝廷军的伤亡同样不在少数,双方拖到现在都已是筋疲力尽。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
星临诸天 第四章 新使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