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这钱跟我没关系

+A -A

  老安震惊得张大了嘴巴,看着面前递来的一张百元金库钞,不可置信地疯狂擦着眼睛。

  一百块,那可是一千亿纳元。

  活到这么大,女儿都嫁人了,他一辈子加起来,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?

  按煤气91纳元一罐来算。

  就算除去毛成本,算他一罐纯赚91纳元,再加上煤气站多补贴9纳元,那也要搬十亿罐煤气才够!

  天啊!

  十亿罐!

  老安感觉脑子里嗡嗡的。

  那得把他累成骨头碴子。

  而一百块钱是什么概念?

  要知道孟先生捐修了一条铁路,才花了一百块,然后全县居民都感恩戴德,不仅搞了万民宴,还立碑纪念并载入了县志。

  而现在。

  他的面前就有一张一百块。

  这可是金库钞!

  基本不可能会有作假的可能!!

  老安颓然坐倒在地上,中年男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之间,他承认自己有被吓到,现在有些缓不过气来。

  既是震憾又是挫败。

  都是一个小区生活的,怎么孟家小子就突然有了这么多钱呢?

  朱辉神色有些复杂。

  他是四人中知道真相最接近的,也知道孟先生给了孟宇几十块零花钱的事情,自然对于孟宇拥有一百块的金库钞能够承受。

  但是能承受是一回事。

  心里羡慕嫉妒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他表示不想努力了,好想像孟宇一样,有一个像孟先生那样的大表哥,或者来个身家万亿纳元的富婆包养他也成啊!

  对于富婆他不挑的。

  肤白貌美大长腿就行了。

  朱母脸色煞白。

  她过去从来没有觉得,那种拥有一百块的恐怖大人物,会和她一个县城普通居民大妈,扯上什么关系。

  直到孟宇掏出一张一百块。

  朱母直愣愣地看着一百块,整个人都傻掉了。

  刚才她还在炫耀自己的儿子,小时候学习成绩有多好,又考上了清夏大学,现在还是年薪百万的公司副总裁。

  谁能想到打脸竟然来得这么快!

  邻居家的儿子,居然当着她的面,掏出了一百块的金库钞。

  那可是足足一千亿纳元啊!

  孟母看着儿子手里的金库钞。

  虽然她本质是一个没有见识的县城普通居民,但是没吃过猪肉,总是见过猪跑的,电视里偶尔还是能看到金库钞的。

  特别是中年妇女爱看的勾心斗角的苔湾连续剧。

  编剧总是喜欢设计一些有金库钞的场面,来升华剧情的整体逼格,这就使得哪怕是在贫困的乡村,人们对于金库钞和通用纳元的兑换比例,心里也多少有个底。

  只是孟母感觉心脏有些受不了,两眼有些发黑,她一大把年纪了,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刺激。

  这就像把一座金山银山堆在一个人的面前。

  有些正常人都可能被吓得晕过去。

  而一百块就是一千亿纳元。

  这比起金山银山和堆成高峰的普通纳元纸币,岂不是要恐怖得多?

  孟宇也是意识到了孟母状态不对,慌忙扶着孟母,“老妈,这个钱吧……其实是公司暂存在我这里的运营资金,运营资金你懂吧?就是银行里数钱的,这钱跟我没关系。”

  情急之下。

  他显然已经语无论次了。

  不过。

  孟母理解了他想表示的意思。

  就是这钱不是儿子的。

  而是某个大佬存放在儿子这里的,儿子只是负责保管。

  那就没事了。

  毕竟孟母听说做大城市里做大公司会计的,每年要经手几百亿资金,这么一想,孟母就感觉心跳恢复正常了。

  毕竟钱再多。

  只要跟她没关系,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。

  毕竟夏国19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是99万亿纳元,这可比一千亿纳元要多得多,也没听说过几个人因此激动得晕倒。

  说白了。

  还是99万亿纳元和个人扯不上什么关系。

  而且。

  要不是孟宇掏钱的时候太过自然随意,然后一百块的金钞库又太多,才让孟母的感觉莫名震憾,否则她也不会差点吓晕过去。

  最关键的。

  还是一百块折合纳元,足足有一千亿,实在是数额太巨大了。

  虽然孟母不太清楚,为什么这些钱不存在银行,而是出现在孟宇手里。

  但是那都是次要的,她一个县城妇道人家,又不是城里大户人家的贵妇人,不懂这些城里大公司的弯弯道道,她也觉得很正常。

  朱辉听到孟宇的解释翻翻白眼。

  孟宇这种解释,也就骗骗见识不广的普通县城中年居民,像他这种年薪百万的副总裁,又是清夏大学的高材生,他自然清楚,孟宇随身带着一百多块意味着什么。

  以前他认为王行长是孟宇身边的大红人。

  所以孟先生才放心把一百块,折合纳元一千亿的巨量资金交给她处理,现在看来,显然孟宇这个孟先生的本家人,才是真正在孟先生公司手握实权的人。

  估计王行长的一举一动,都在孟宇的监察之下吧?

  这从万民宴上,临走前,王行长来亲自接送就看得出来。

  显然在孟先生之下的体系中,孟宇这个小表弟的地位是非常高的,哪怕是王行长这种亲信,都要受到孟宇的监督。

  如果王行长办事不力,估计孟宇就会反馈到孟先生那里。

  朱辉微微一笑,自以为识得了庐山真面目,一副看破不说破的自得样子。

  而朱母在听完孟宇的解释后,也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虽说老邻居关系好,但实际上一直是在互相较量。

  不然也不会把孩子从小拿来比来比去。

  在过去。

  朱母一直凭借着儿子朱辉,稳稳地压制着孟母一头,要是突然儿子被孟母的儿子反超,她内心是接受不了的。

  还好孟宇只是一个管钱的。

  朱母脸上重新恢复了得意的笑容。

  财务主管嘛!

  她隐约听儿子提起过,虽然不懂公司的人员构架,只知道那职位在副总裁之下,但这对于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。

  所以说人性都是复杂的,良善与阴影交织。

  朱母一方面希望老邻居的孩子有出息,将来有能力好好赡养孟父孟母,另一方面又不希望邻居家的孩子太有出息,超过自己家的孩子,让她失去炫耀的资本。

  孟宇见到这一幕,只是云淡风轻地笑了笑。

  朱辉感激地看了孟宇一眼,知道部分真相的他,当然不会像母亲一样,愚昧地把孟宇的托词当成事实真相。

  这一百块就算孟先生放在孟哥这里的。

  那孟哥也是绝对绝对的大人物,社会地位和影响力远超腾化五虎、大米八大金刚、阿里十八罗汉等的恐怕存在。

  他算个逑?

  一个被架空权力的分公司副总裁罢了!

  就算是拍马也是赶不上孟哥的啊!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
物价贬值十亿倍,我成了神豪 第120章 这钱跟我没关系